返回列表 发帖

叛逆

那一年,我上高中,学习成绩不好,整天泡在网吧,隐瞒家里,还学会了吸烟、喝酒,有一天,我和往常一样回到家,因为一天都没有进教室了,在网吧里泡着,所以浑身上下都是烟味,母亲一打开门就感觉我不对劲,我装作没事似的,母亲突然在我身上闻了闻,皱了皱眉头,我害怕了,心虚地低下了头,母亲拧了一下我的耳朵,没说话,因为我父亲在家里。

我的父亲是一名警察,所以我从小就对父亲感到畏惧,以前父亲的手枪是由自己保管的,所以我小时候经常在院子里看见父亲擦枪,像是宝贝似的小心着,甚至把我叫过来给我讲一讲枪械,让我摸一摸,当时我还小,用了吃奶了力气才能举了起来,父亲在旁边笑着,手枪确实是很重的。我曾在家里找到了父亲放在家里的奖章,我只听母亲略微提过,是一次逮捕疑犯任务完成后获得的。直到后来,警局的枪械开始统一管理,不能私自带离单位,也就是今天的枪械管理条例,父亲已经很多年没有擦他的枪了。

我不安地坐在了餐桌上,看着满桌的饭,不敢看父亲的眼睛,拿起筷子就吃,不一会,父亲突然说话了,“什么味?”我害怕坏了,不敢说话,“你吸烟了?谁教你的?”父亲的声音一遍遍的在我脑海里,我不知道说什么,抬起头看向父亲,父亲一直都在看着我,母亲在旁边不说话,没过一会,父亲站起来拿过我的外套,从里面掏出一包香烟,看向我,“你才多大,学什么吸烟?说话!”我吓哭了,跑了出去,在身面听到了父亲生气的声音,“让他走,走了就别回来了!”

第一次的离家出走,当时的我甚至想到了永远不再回去,要在外面好好闯荡一番,有了自己的事业,有钱了,很多很多的钱,到时候风风光光地回去,可那时的我却从没想过父母的担忧和挂念,从没想过自己身在一个陌生的城市里父母是多么的害怕,听到不好的消息或者听不到自己的消息,从没想过自己胖了或者瘦了都让父母牵肠挂肚,从没想过自己有钱了或者没钱了父母都希望你能多回家几天,从没想过,我竟从来没有想过。

那一晚,我没有回家,去了一个朋友家里住了一晚,朋友家里只有他一个人,父母在外地,找他时他已经睡了,听了我的事情后,朋友立刻给我手机让我给家里去个电话,我不想打,朋友不依,说:“你打过去,我帮你说。”电话通了后,电话那头是大街上的声音,车来车往的,有些吵闹,朋友拿起电话说自己是我的朋友,说阿姨放心吧,现在让我先冷静一下,今天在这先住下。我母亲犹豫了,不一会,让我吃惊的是,父亲接了电话,他竟然在旁边,“那麻烦你了,你们早点休息吧,跟他说,回来就没事了。”朋友答应了。我在旁边心里好酸,父亲是很少跟我交谈的,在我的印象父亲里是严厉的,可听到刚才的话,“回来就没事了。”我觉得我做错了。

我和朋友在屋里子聊天,我想睡可是竟睡不着,朋友跟我说我以后别这样了,我点了点也头不说话,朋友跟我讲了他的事情,讲他的父母在外地忙,每个月都打钱给自己,和外婆一起住,甚至讲了他有多么不喜欢现在,可我当时满脑子都是在想自己的事情,朋友还在旁边说着,我也没有多听,心里还是很乱,不一会便睡去了,晚上起来了,是被蚊子咬醒了的,看向朋友全身都裹着毯子,自己身上空荡荡的,没多久又睡了。(美文网www.meiwenting.com

第二天,告别了朋友后,我回到了家,父亲还没有去上班,母亲已经买好了早饭,我一声不响地进了门,坐下吃着饭,父亲笑了,问我昨天睡得怎么样?我不吱声,父亲拿起油条,随口说道:“以后别吸烟了,你还小,对身体不好。”我点了点头,没吃几口,便上楼了。

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像是从来没发生过一样,可我仍旧记得父亲那时的笑容,问我昨天睡得怎么样?别让我再吸烟了,直到现在,我想起来,都觉得自己做得是那么过分,让父母伤透了心,现在的我身在异乡,每到星期六我都会跟家里去电话,聊聊工作,聊聊家里的事,这也算是让父母放心的方式了。每到刚要挂电话时,电话那头总是会对我说:“在那边照顾好自己。”我会在心里对父母说,放心,我会照顾好自己的,您那里也是,我不会叛逆了。内容来源:美文亭(www.meiwenting.com)原文网址:http://www.meiwenting.com/a/201503/64872.html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