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专题] 一篇让家长泪流满面的故事

作者:刘继荣,作家。作品屡获《读者》《青年文摘》“最受读者欢迎奖”。& O. p# Y( V, Q7 \: Y! ?) ~

; O2 F7 G2 P4 ~天晚欲雪,好友邀我去火锅城,说满腹心事要借火锅一涮。为着不肯做母亲,她与老公已成水火之势,想借我这个过来人做灭火器,令我安置好女儿后速速赴约。$ O6 N6 |! k) V
6 t- J9 X0 O! v7 G& {
当初她也极力劝过我,做母亲投资太多风险太大,如果生个神童还好,当妈的里子面子全赚足了,万一生个木头木脑的呆瓜,连自己的快乐都得赔进去,实在是亏大了。那时我笑她像个人贩子,现在却觉她句句都是金玉良言。# r% o. D! {# f! T" c
% l1 `$ c8 x2 S% c/ I. G3 O
幼儿园门前熙熙攘攘,老师对我微微叹道:这孩子含羞草似的,音乐课嘴闭成一枚坚果,舞蹈课总比别人慢半拍,就连游戏时,也是独自在角落张望。* `' G2 \7 Z1 K/ [1 `5 |# ~- Q8 m, w8 J9 f

0 D, e6 K) q$ R我似乎感冒了,全身发冷,头痛欲裂。女儿将脸藏在我的大衣里,不安地蹭来蹭去,我愈发烦躁。一出世就得到病危通知的她,在这群活泼可爱的宝宝中间,不仅身量不足,性格也甚是木讷。
. O4 e  j$ a2 d3 Z+ z& W; \+ s! z# c0 ?% K% j
这个刚自幼师毕业的女孩犹豫了一下,又说了一件愈发让我尴尬的事,女儿这些天用餐控制不住食量,常常吃到胃痛还要求添饭。旁边有位家长哧地笑出来,我兀自强撑着微笑,心里却暴躁得想找谁大吵一架。
2 q, [0 n0 Y) D/ s) u
, {. h9 C, r3 B& x& s9 e头晕目眩地到了家,一摊泥般软在床上。女儿推开门,期期艾艾地要我教她什么,我极力克制着恼怒,闭上眼睛不去睬她。可不一会儿,门又发出刺耳的吱呀声,心力交瘁的我终于爆发了,狂怒地指着她喊叫:滚出去,我不想再看见你,我怎么会生下你这个白痴!1 m$ s, H2 F6 C- P! ~
& |4 M1 b3 ^+ T1 k
女儿惊骇得缩到墙角,她瑟瑟发抖地问:妈妈,一个人杀了自己的手,会死吗?我气急败坏地将她藏在背后的手拉出来,头立时嗡嗡作响,那么多的血,那么深的伤口!连淘气都笨得险些杀了自己,老天啊,你到底给了我一个什么样的孩子!
9 O5 g) b! }+ H
% k# W/ m# L5 y/ t7 ]+ R* u我们跌跌撞撞地往医院走,雪大起来,女儿没有哭也没有要我抱,一声不响地在我身后紧追慢赶,看来她也知道自己闯了大祸。医生说伤口太深,为防止感染,缝合后要输液,而且可能会留下永久性疤痕。医生责备着我的疏忽,女儿默默听着,将瘦小的脸深深埋在膝间,长久地不肯抬起来。9 L3 Y- M; E% i2 M, E# o
* V2 ^0 {3 F& q5 N! `! A
打上点滴后,女儿睡了,方想起好友之约。急急回电说明原因,她幽幽地说:看来不要孩子是对的,太难了。
4 P  [: O, [& d1 P
' f5 c. C3 n# W: s5 l3 y  |- }- |一句话触痛我所有的暗伤,泪猛然间大肆溃逃。这些年丈夫远在外地,我独自在病弱幼子和繁琐工作间奔走,巨大的压力几乎辗我为尘,皱纹天罗地网般自心底罩到面上,哪里还有香如故!当初我认为孩子是上天赠送的最好礼物,现在才知道,这礼物有那么多教人承受不起的附加品。
) J( c8 g+ i  ?' c" B2 @$ ]5 I7 H7 A$ H6 O
我回头看看女儿,她向里睡着,眼睫毛扑簌簌地抖。8 X8 I! `9 \) T; Q. @4 p- Y
; K4 G+ ]: u' _8 X1 [
到家已经很晚,一进门就听见电话铃响,女儿轻手轻脚去了卧室。女儿的老师说,她一直在给我打电话,如果打不通,她会内疚得连觉也睡不着的。
* h" ?: h# N" C3 J" {0 w& [% d. y/ z) _6 ^* P
原来,那位哧笑女儿的家长去找了她。他说他的孩子和我女儿最要好,那孩子告诉爸爸,好朋友拼命吃那么多饭,不是傻,也不是贪吃,是因为她妈妈工作很辛苦,她要吃得饱饱的,就不会老是生病,会快快长高长聪明,会给妈妈做饭,帮妈妈拖地,妈妈就不会再烦了。
- x( N5 M4 l5 e( u$ i; Z- [. R
% g6 E" m' Z  w这个女孩忽然哽咽了:您的孩子还说,妈妈最爱吃苹果,她一定要学会削苹果。
3 K$ L5 A& H6 u7 @4 a' M) K! I  C! r% \% I, z1 O
放下电话,我忽然间看到茶几上的水果盘里,有一个已经干巴的苹果,削得坑坑洼洼的,上面有淡淡的血渍,旁边赫然躺着一把锋利的水果刀!: ~2 n( r; I) q6 K8 h/ q$ u

' d" I$ A' E2 p0 @( m我的心痉挛着,电光石火间忽然明白,她第一次进来,是想让我教她削苹果,我却没有睬她,她把自己伤得那么重,只是试图学着为我削一只苹果!& l" `: p' c$ P: X( r
6 S; T% L+ X; S' q# I' B, U" i
我来到她的房间,她居然换上了夏天才穿的公主裙,默默站在红地毯上,似一个小小雪人。一见我,眼里便闪过浓浓的惊惶,一下子,我泪盈于睫。她喃喃地说:妈妈别哭,我给你跳舞,跳我刚刚学会的《风信子开了》。% G6 c3 O6 B8 i/ r4 \; \
, H- N$ q% L% a5 S1 A' t
我发现她右脚的袜子有些异样,她说,袜子破了一个洞,昨天脱掉鞋子进舞蹈教室时,有小朋友笑她露出的大脚趾,她便自己拿针线来缝,缝好后却成了这样。
+ D2 V1 \3 G1 {4 E( b$ H; P% I. S6 Q6 Y# C3 ?
我蹲下来,摸着那个疙瘩,硬硬地硌着手,也硌着我的心。她的脚被磨了一整天,我却不知道,她只有四岁半,怕妈妈会烦,自己苦苦琢磨着,竟然补上了这个破洞,做妈妈的却嫌她笨!
, B! E+ J/ R- S3 ?( `" O( S$ @, [7 [8 z( c  q
她轻轻唱着,缓缓摆动手臂,合拢的双手如一枚含羞紧闭的花苞。在灯光底下,花苞怯怯地打开,风来了,雨来了,她的单眼皮的黑眼睛一直看着我。她举在头顶的左手,还裹着厚厚的绷带,花瓣一点一点展开,女儿如同一个小小的勇敢的伤兵,在这个大雪纷飞的夜晚,终于将自己开成了一朵比雪还洁白的风信子。
# v) N& k0 D% P! r* q9 f# h
; y2 T$ a9 q0 w  a( z6 S. g风信子低声说:妈妈,小朋友都笑我开得太慢了。她顿了一下,还有人说我是白痴。我一震,心被烫了似地猛一缩。
% i- Y5 h2 c8 d. K6 ?- B
! G+ n: `/ [7 W) M舞蹈老师告诉大家,我不是白痴,我是白色的风信子,很安静很怕羞,比紫色和蓝色的风信子要开得慢一些,可等到开好了会最美。
9 r, Y& K/ K' ~& H1 E8 b; {" U9 r5 u- |$ s' Y, z8 m; ?0 t
我俯下身子,抱住她柔软的小身体,抱住漫漫红尘里离我最近的温暖。
0 {! B5 n6 I# O" D+ N9 ^+ a! [
3 T/ d& a* Q4 y, _请允许白色的风信子害羞吧,因为,风雪再大,受伤再深,她都会拼尽全力为你开一朵最美的花。明天,我将告诉好友,拥有任何一朵风信子都是一件幸运的事。2 A, i& v. _  j" p4 c+ q

2 M" ]  q* s: R) C9 J" C她伏在我的胸前,我看见窗外路灯暖暖的光里,映着一个纤尘不染的琉璃世界。* |$ w- u" x1 t+ u; o

4 x/ I" {% ~; u  \* b温柔的屋檐上,慈爱的树枝间,静默的巷子里,每一处,都盛放着白色的风信子。每一粒种子,都拼尽气力,自九天深处赶来,匆匆赶赴一场花的盛会,从天上到人间,只为让自己那一颗小小的心,开出一树一树的繁华。
( t2 l1 p/ Q8 G/ t4 a& [+ `5 z# E5 G1 f( D4 S& ~8 g& [' C
我的心里是从来没有过的安然与甜蜜,我想告诉全世界的人:请允许白色的风信子害羞吧,因为,风雪再大,受伤再深,她都会拼尽全力为你开一朵最美的花。
' q* _! Q- l* d8 p. ?& N1 V8 s2 A/ P" }' }3 M" o  `
明天,我将告诉我的好朋友,拥有任何一朵风信子都是一件幸运的事。
  S5 F0 q# S4 }1 [5 G% e2 L' C/ }2 Q' p7 E- v; Q
您的孩子,也许不够优秀0 u! U  D2 m. k: u. p& R+ i
但父母的爱能够帮助他们. _' R# K; i( t' l/ C
就算孩子不够优秀- v( P0 X: ^' v& a* [
也是父母甜蜜的负担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