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其他] 林砺儒:“全人格”教育倡导者

“教育家要培养进步的人格,以适应进步的社会”“教育是人格和人格的交感”。他一直主张“中学教育是全人格教育”,要重视学生的思想道德和理想情操的人格化,从而让学生独立、健全发展。
林砺儒(1889-1977),原名林绳直,广东人,我国著名教育家。历任北京高师附中主任(即校长)、广东省立教育学院院长、国立桂林师范学院教授兼教务长。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出任中央人民政府教育部中等教育司司长。1950年任北京师范大学校长,1952年任教育部副部长。代表著作《文化教育学》《伦理学要领》《教育哲学》。

如今,“不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已成为一句时髦的口号,孩子从幼儿园开始就相互比拼,到中学时更有一些人唯分数马首是瞻。在这样的背景下,人们越来越怀念和敬仰一位著名的教育家,他就是“全人格”教育的提倡者林砺儒先生。

林砺儒,原名林绳直,1889年7月18日出生于广东省一个小乡村的书香之家。高祖林汉源是清朝贡生,祖父林兆蓉是同治庚午科举人,父亲林达是秀才,因鼠疫早卒。这年,林砺儒4岁,母亲不幸又患癫痫,他只能靠祖母养大,而培养教育则全依靠伯父林鸿和叔父林适。林适是一名教师,颇有学问且善书法,外出教学时总把林砺儒携于身边,让他自幼接受诗书熏陶。林砺儒到了入学年龄,伯父林鸿便请了一位家庭教师教他,并经常检查他的学习情况,对他严格要求。

林砺儒1905年进入高州高郡中学堂读书。他学习十分勤奋,喜欢博览群书,曾因积劳成疾几次吐血。1911年,他以优异成绩毕业,并聘到学校任教,同年又参加公费留学日本的考试,选报了东京高等师范学校,抱定终身服务教育的决心。在日本学成归国后,到国立北京高等师范大学(后改名北京师范大学)任教,担任心理学和教育学教师。后来“五四运动”爆发后,他站到正义的一边,支持学生运动,帮助学生办平民学校和识字班。林砺儒常常对学生讲:“教育家要培养进步的人格,以适应进步的社会!”

应学校整顿并办好附中的要求,林砺儒1922年就任北京高等师范大学附中校长。在就职演说中林砺儒指出:“中学教育是全人格教育”“要给学生解决所遇问题的资料和方法”,让学生主动提升文化修养。在附中,他打破过去小学七年、中学四年的学制,试行新学制,即小学六年,初、高中各三年。为了实现“六三三”学制,林砺儒组织教员制订规章制度和教学计划,并亲自修订和编写教村。同时,对校风学风进行全面整顿,坚持相互友爱协作、教育应以生活为主的原则,培养学生发现问题、解决问题的能力。为了让学生接受系统的科学知识,他在附中增设了第二外国语、解析几何、微积分、初等力学、电磁学、分析化学等课程,并在全校普及体育。除此之外,还聘请一批有学识、有改革精神的新教员从事教书育人工作。经过努力,北高师附中风气好转,质量提高,成为一所全国仰慕的学校。

后来北高师并入北平大学改称第一师范学院,林砺儒任临时院务委员会主席。他在学校进行了改革,增设了社会系,支持师生参加社会进步活动。他的这些做法不为当局所容忍,1931年林砺儒被解除校长职务,后来他愤然离开第一师范学院,南下广州在中山大学任教授兼教务长,不久又兼任广州师范学校校长。

1933年,广东省政府为纪念古应芬(字勷勤)创办勷勤大学,林砺儒应邀参加筹办工作。该大学成立后,林砺儒任教务长兼教育学院院长。勷勤大学教育学院后来独立出来,他任校长,推动了一些顺应社会时代发展的改革,比如在课程设置上打破常规,增加公共必修课,新哲学、经济学、现代经济学说史、国际政治、世界革命史等;先后聘请了一批进步教授到校执教,还邀请一些著名民主人士到校作形势报告。他提倡思想自由、学术研究自由,学生可以组织各种社团,探讨各种问题。他还带领师生下乡进行抗日宣传,开展抗日救亡活动。但他的这些进步行为引起了国民党当局的不满,不断派员到学校寻衅滋事。1941年5月,国民党当局下令对学院改组,免去林砺儒的职务。消息传开,全校震怒。师生们自发成立了“挽林委员会”,召开声势浩大的挽林大会,派出教师代表团前往韶关向省政府请愿,要求省政府收回成命,并通电全国。

1941年10月,林砺儒来到桂林担任广西教育研究所导师;次年4月,改任国立桂林师范学院教授兼教务长。抗日战争胜利后,他毅然加入民主同盟,1947年8月到厦门大学任教。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林砺儒担任中央人民政府教育部中等教育司司长兼北京师范大学校长,1952年起任教育部副部长,并当选为全国第一、二、三届人民代表大会代表。面对百废待兴的新中国教育事业,他以忘我的精神投入工作。即使后来身患重症,他仍率领工作组奔赴吉林、云南、广西等地,为师范学校的学制及教学计划、民族地区教育事业的发展等进行调研。

纵观林砺儒的一生,无论是他提出的“教育是人格和人格的交感”;还是“中学教育是全人格教育”等,都是“全人格”教育理论不折不扣的倡导者和先行者。直至如今,人们仍然怀念他,并对他在《我的中等教育见解》一文中的观点深表赞同:我认定理想的中等教育,是全人格的教育,绝非何种职业之准备。要全人格的陶冶受得圆满,那么将来个性的分化才算是自然的。譬如一株树要发育完好,就要让根四面八方蔓延。若堵住几向,单让一向给它伸张,就不能完全发育。

(作者单位系安徽省无为县襄安中学)

返回列表